|
首页
 

凤凰财经

扒赵本山的皮:看看他的丑恶真面目(完整版) 佳人

点击:时间:2019-01-22
张春雨 @ 2014-12-09 11:57:08 这几年媒体上频繁出现的“纽约作家”毕汝谐,很多人不了解。他其实就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。毕汝谐,原名毕磊,绰号“大皮靴“,生于1950年9月,两周岁时患脑膜炎,后被医生抽了脊髓,动了手术,虽保住了命,但却落下了后遗症,智商受到了影响,最后还是通过关系被送往北京景山学校,小伙伴们根据他的脸型送他“大皮靴“这么个外号。“文革”时在辽宁锦西插队,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他当过农场饲养员、小学教师、工人;曾在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任创作员,在中央歌剧院任编剧。后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进修,1985年以访问学者身份赴美不归,成了所谓“美国人”。他名为自由撰稿人,实为色情小说家,靠撰写以“性虐待”为题材的小说为生,他的文章后面经常附上自己小说的推销广告。他靠写作经常入不敷出,生活拮据,多年住在纽约的地下室里,后与人合开一家小公司,做些小生意以维持生计。这位“美国作家”的英语水平仅为初级,只能用中文写作,因此他的读者仅限于华人圈。毕常靠贬低中国博取关注度。例如:雅典奥运会上中国获金牌总数排名第二,毕却讥讽为“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”;他曾攻击多位中国现任和前任国家领导人,攻击革命烈士刘胡兰,散布中国威胁论,支持台独势力,鼓吹中国娼妓合法化。他甚至说过“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!”“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!”等诸如此类的反华言论。毕不仅人品低劣,而且作家专业精神极差。他雇人为自己写书评,文风低俗不堪,自称“在情场上横冲直撞,战无不胜!”。他曾在自己博客中公布自己与多位知名人士(如比自己大15岁的林希翎)一夜情的细节以及给私生子的信,堪比色情小说。他为了出名经常故作惊人之语,信口开河,吹嘘玩弄女性的经历,,说自己有300个情人,与侯耀文共用杂技团女演员为情人。他经常以知情者身份透露些早年与中国高官或官二代交往的逸事,讥讽当年在北大时“谷KL”看不上他,所以今天沦为阶下囚。毕自称为“双枪将”——“下笔如行云流水,擒女似探囊取物!男子汉当如是也!”毕是一个忘本的人,他成为“美国人”后就看不起中国人。 顶 (64) 踩 (26) 青天白日 @ 2014-10-21 21:01:49 缺乏深刻和怜悯;对社会现实的描述偏于琐细,作为喜剧的批判和嘲讽对象,有时指向的是残疾人和愚昧的村民;他的文化素养,也使他缺乏对时代的洞察力。 顶 (74) 踩 (37) 张春雨 @ 2015-01-10 14:44:50 独幕历史话剧“孔子诛少正卯”(前言)按:年纪大了,难免频频回顾以往的人生脚印(我常常感到困惑:所谓人生,竟然能够容纳这样多的痛苦和欢乐!).我的前半生可以用两个热爱来概括,一是热爱写作,二是热爱女性;前者是艺术激情,后者是生理性激情;两种激情于我同样狂热、亢烈、无法遏制.一九七三年深秋,我创作了批判孔老二的独幕话剧”孔子诛少正卯”.诗人臧克家是我青年时代的三位恩师之一(另外两位是哲学家贺麟、剧作家曹禺);他对这个剧本颇为欣赏,还交给孟超、葛琴(邵荃麟夫人)葛一虹以及赵朴初等前辈传阅,众老一致的看法是:这个剧本写得不错,作者是当代青年里不可多见的人才.说起孟超(左联作家,资格甚老),自然要提及他创作的京剧以及由此衍生的戏剧理论“有鬼无害论”(廖沫沙,笔名繁星);文革前即遭到毛泽东的钦点批判.京剧里有一句著名台词“美哉少年”,李慧娘因此招致杀身之祸,由美姬成为厉鬼.而“美哉少年”却是我整个青少年时期的写照.我年轻时仪表出众,丰采夺人,我因而获得数不胜数的奇遇和常人无法置信的便利(举一个例:我看到报上影剧客满,依然毫不犹豫地前往—我坚信只要有一个女性退票者,无论是女童还是老妪,都会把票子退给我,绝不可能给别人);其时,我具有孔雀开屏般的强烈的自恋僻向:每当面对镜子、玻璃窗、平静湖面……都要赞叹自己是造物主妙手偶得的杰作.秦川的三公子秦朝英(原名超英,乳名三毛;现任“战略与管理”杂志主编),原是我结对打乒乓球的“发小(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)”;18岁时我和他都认为自己是本大院第一美男子(群众则普遍偏向于我),从此三十几年不交一言(比中美隔绝的时间还长呢);直到五十岁以后(好事者告诉我:“超英的形象不行了,胖得跟班禅差不多了!“我笑答:”很好很好,我的形象也不行了,再也飘不起来了!”),方结束冷战,恢复对谈.韦君宜女儿杨团曾经给我介绍过一位军队高干的女儿,该女子漏夜给我写了一封情书,命警卫员专程送到我家,仿佛这是十万火急的军国要件。我年轻时曾经收到过雪片也似的情书,大都是通过邮局寄达,由警卫员专程送抵的仅此一封,故印象特别深刻.1991年春天,一个美好的周末,我和一位康奈尔医学院的女留学生在山王饭店用毕丰盛晚餐,步行返回她的宿舍,共度良宵;事后,我伤感地对她说:“亲爱的,你对于我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—–第300名情人!我各方面大不如前了,今生今世,不可能突破400大关了!”哦,在这个世界上,有多少秘密,只有天知地知以及一男一女知道!—-前不久,我得悉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先生逝世的消息, 暗忖:侯先生是否知道我与他共有某情人(中国杂技团女演员)的隐情呢?小时候,我和邓力群的公子邓英淘 (现为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)打过架(我们都是自高自大的独生子,打架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.文革清理阶级队伍,我因思想反动及早恋、邓英淘因殴打老师同时被关进学校牛棚,沦为难友;还有一位难友是日后成为罗瑞卿女婿的林某,其罪名是反军乱军;后来,谢富治副总理指示清理阶级队伍不得关押中小学生,我等三人方得到赦免,恢复自由)—我把他的鼻子打出了血,他把我的脑门打出了包;打架耗时5分钟,为了确认谁是胜利者,双方却激辩了半个小时.进入青春期,由于唯恐被破盘(毁容),我对武斗、打架场面一律退避三舍.中年以后,容貌不再是包袱,我急于补上这一课:曾经用菜刀砍过情敌,也曾伙同一帮公子哥儿,在北京国际俱乐部因争风吃醋和伊拉克留学生打过群架[对方为首者用字正腔圆的汉语叫阵:“我是阿拉伯人!我很厉害!”为此,我对今日伊拉克举国糜烂不表同情.直到五十岁那年,,我还和一个二十几岁的黑人瘦小子打过架,我把他的脸打出了血,他把我身上撞出了若干淤血的肿块(我们扭成一团,我始终没有给他出拳的机会);这一这战绩至少可以算是平手.我赞同青年毛泽东的口号: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;钱锺书曾经与合居的后生(考古学者)动手打架,真乃大师风范!目前,我每天练习举重,自信打个把中老年知识分子不成问题.人在年轻时缺少什么,就一定要在中老年加倍地补回来.请看那些敛财好色的大贪官,哪一个年轻时不是提着灯笼难找的老实疙瘩? 顶 (23) 踩 (15) 史蒂夫 @ 2018-06-17 16:59:39 有需求就有市场,如果观众不喜欢他,强推也没有用!任何人都是时代的产物,你批判他,你怎么不批判喜欢的观众了?观众为什么喜欢?喜欢的是哪些群体?如果全民都是高等知识分子,高收入人群,肯定的没人喜欢他,但至少目前不是这样吧 顶 (8) 踩 (4) tytrt @ 2015-10-15 12:10:12 通篇都在骂人。楼主你的丑恶嘴脸哪去了? 顶 (26) 踩 (23)这几年媒体上频繁出现的“纽约作家”毕汝谐,很多人不了解。他其实就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。毕汝谐,原名毕磊,绰号“大皮靴“,生于1950年9月,两周岁时患脑膜炎,后被医生抽了脊髓,动了手术,虽保住了命,但却落下了后遗症,智商受到了影响,最后还是通过关系被送往北京景山学校,小伙伴们根据他的脸型送他“大皮靴“这么个外号。“文革”时在辽宁锦西插队,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他当过农场饲养员、小学教师、工人;曾在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任创作员,在中央歌剧院任编剧。后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进修,1985年以访问学者身份赴美不归,成了所谓“美国人”。他名为自由撰稿人,实为色情小说家,靠撰写以“性虐待”为题材的小说为生,他的文章后面经常附上自己小说的推销广告。他靠写作经常入不敷出,生活拮据,多年住在纽约的地下室里,后与人合开一家小公司,做些小生意以维持生计。   这位“美国作家”的英语水平仅为初级,只能用中文写作,因此他的读者仅限于华人圈。毕常靠贬低中国博取关注度。例如:雅典奥运会上中国获金牌总数排名第二,毕却讥讽为“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”;他曾攻击多位中国现任和前任国家领导人,攻击革命烈士刘胡兰,散布中国威胁论,支持台独势力,鼓吹中国娼妓合法化。他甚至说过“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!”“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!”等诸如此类的反华言论。   毕不仅人品低劣,而且作家专业精神极差。他雇人为自己写书评,文风低俗不堪,自称“在情场上横冲直撞,战无不胜!”。他曾在自己博客中公布自己与多位知名人士(如比自己大15岁的林希翎)一夜情的细节以及给私生子的信,堪比色情小说。他为了出名经常故作惊人之语,信口开河,吹嘘玩弄女性的经历,,说自己有300个情人,与侯耀文共用杂技团女演员为情人。他经常以知情者身份透露些早年与中国高官或官二代交往的逸事,讥讽当年在北大时“谷KL”看不上他,所以今天沦为阶下囚。毕自称为“双枪将”——“下笔如行云流水,擒女似探囊取物!男子汉当如是也!”   毕是一个忘本的人,他成为“美国人”后就看不起中国人。 顶(64)踩 (26)独幕历史话剧“孔子诛少正卯”(前言) 毕汝谐 按:年纪大了,难免频频回顾以往的人生脚印(我常常感到困惑:所谓人生,竟然能够容纳这样多的痛苦和欢乐!).我的前半生可以用两个热爱来概括,一是热爱写作,二是热爱女性;前者是艺术激情,后者是生理性激情;两种激情于我同样狂热、亢烈、无法遏制. 一九七三年深秋,我创作了批判孔老二的独幕话剧”孔子诛少正卯”.诗人臧克家是我青年时代的三位恩师之一(另外两位是哲学家贺麟、剧作家曹禺);他对这个剧本颇为欣赏,还交给孟超、葛琴(邵荃麟夫人)葛一虹以及赵朴初等前辈传阅,众老一致的看法是:这个剧本写得不错,作者是当代青年里不可多见的人才. 说起孟超(左联作家,资格甚老),自然要提及他创作的京剧以及由此衍生的戏剧理论“有鬼无害论”(廖沫沙,笔名繁星);文革前即遭到毛泽东的钦点批判.京剧里有一句著名台词“美哉少年”,李慧娘因此招致杀身之祸,由美姬成为厉鬼.而“美哉少年”却是我整个青少年时期的写照. 我年轻时仪表出众,丰采夺人,我因而获得数不胜数的奇遇和常人无法置信的便利(举一个例:我看到报上影剧客满,依然毫不犹豫地前往—我坚信只要有一个女性退票者,无论是女童还是老妪,都会把票子退给我,绝不可能给别人);其时,我具有孔雀开屏般的强烈的自恋僻向:每当面对镜子、玻璃窗、平静湖面……都要赞叹自己是造物主妙手偶得的杰作. 女性的爱慕和男性的妒恨伴随我成长—1969年春,我打算随友人去白洋淀游玩;遭到当地男知青的一致反对:“不许带毕汝谐来!他一来,这里的女生全得疯了!”我最终未能成行. 秦川的三公子秦朝英(原名超英,乳名三毛;现任“战略与管理”杂志主编),原是我结对打乒乓球的“发小(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)”;18岁时我和他都认为自己是本大院第一美男子(群众则普遍偏向于我),从此三十几年不交一言(比中美隔绝的时间还长呢);直到五十岁以后(好事者告诉我:“超英的形象不行了,胖得跟班禅差不多了!“我笑答:”很好很好,我的形象也不行了,再也飘不起来了!”),方结束冷战,恢复对谈. 韦君宜女儿杨团曾经给我介绍过一位军队高干的女儿,该女子漏夜给我写了一封情书,命警卫员专程送到我家,仿佛这是十万火急的军国要件。我年轻时曾经收到过雪片也似的情书,大都是通过邮局寄达,由警卫员专程送抵的仅此一封,故印象特别深刻. 我自17岁开始谈恋爱, 潘、驴、邓、小、闲。无一不具; 所谓”打”于我而言,只不过是清点情人的计算单位. 1991年春天,一个美好的周末,我和一位康奈尔医学院的女留学生在山王饭店用毕丰盛晚餐,步行返回她的宿舍,共度良宵;事后,我伤感地对她说:“亲爱的,你对于我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—–第300名情人!我各方面大不如前了,今生今世,不可能突破400大关了!” 哦,在这个世界上,有多少秘密,只有天知地知以及一男一女知道!—-前不久,我得悉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先生逝世的消息, 暗忖:侯先生是否知道我与他共有某情人(中国杂技团女演员)的隐情呢? 今后如有雅兴,我将在网站上公布昔日照片,请网众作一评判:洒家当年较之今日胸无点墨的陆毅、谢霆锋如何? 出众仪表的有无,深刻地影响着我的生活. 小时候,我和邓力群的公子邓英淘 (现为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)打过架(我们都是自高自大的独生子,打架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.文革清理阶级队伍,我因思想反动及早恋、邓英淘因殴打老师同时被关进学校牛棚,沦为难友;还有一位难友是日后成为罗瑞卿女婿的林某,其罪名是反军乱军;后来,谢富治副总理指示清理阶级队伍不得关押中小学生,我等三人方得到赦免,恢复自由)—我把他的鼻子打出了血,他把我的脑门打出了包;打架耗时5分钟,为了确认谁是胜利者,双方却激辩了半个小时.进入青春期,由于唯恐被破盘(毁容),我对武斗、打架场面一律退避三舍.中年以后,容貌不再是包袱,我急于补上这一课:曾经用菜刀砍过情敌,也曾伙同一帮公子哥儿,在北京国际俱乐部因争风吃醋和伊拉克留学生打过群架[对方为首者用字正腔圆的汉语叫阵:“我是阿拉伯人!我很厉害!”为此,我对今日伊拉克举国糜烂不表同情.直到五十岁那年,,我还和一个二十几岁的黑人瘦小子打过架,我把他的脸打出了血,他把我身上撞出了若干淤血的肿块(我们扭成一团,我始终没有给他出拳的机会);这一这战绩至少可以算是平手. 我赞同青年毛泽东的口号: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;钱锺书曾经与合居的后生(考古学者)动手打架,真乃大师风范!目前,我每天练习举重,自信打个把中老年知识分子不成问题. 人在年轻时缺少什么,就一定要在中老年加倍地补回来.请看那些敛财好色的大贪官,哪一个年轻时不是提着灯笼难找的老实疙瘩? 顶(23)踩 (15)我个人觉得本山老师拍的节目很接地气,也可能我也是出生于农村,觉得很真实,不虚构,那些对本山老师拍的段子有意见的人,应该出生于大城市,缺乏对农村的了解! 顶(12)踩 (13)有需求就有市场,如果观众不喜欢他,强推也没有用!任何人都是时代的产物,你批判他,你怎么不批判喜欢的观众了?观众为什么喜欢?喜欢的是哪些群体?如果全民都是高等知识分子,高收入人群,肯定的没人喜欢他,但至少目前不是这样吧 顶(8)踩 (4)作品难道是赵本山写的?二人转低俗是赵本山的错?我想知道二人转是因为赵本山才低俗的吗?模仿瞎子就是不尊重,那模仿军人是不是侮辱军人呢?韩流?韩流难道不是整天谈情说爱的电视剧?帅哥美女?伦贡献不及科学家教育家,那请问你有什么贡献?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,你这么没贡献,是不是去死?节省粮食? 顶(0)踩 (0)
关闭